--一個以凱特為主角的故事--

 

 

「凱西,你回來了。」主管將視線從顯微鏡上移開,看著剛進實驗室的凱特。

「是凱特。」凱特柔聲糾正他,解下背上的機關槍,舒展雙臂。

「我聽說你們成功阻止舊日支配者甦醒,解救了阿克罕。」主管站起身,走到實驗室沙發旁,倒了杯咖啡,「來,說給我聽聽吧。」

凱特啜了咖啡一口,開始述說。

 

 

我遵從您的建議,在出發前還去了趟教堂,那邊的神父打量了我一番,給了我一罐祝福過的聖水。他說我雖然擁有兩把槍,但如果遇到物理免疫的怪物還是沒有任何抵抗力,我欣然接受他的好意。

到了阿克罕後,我與夥伴們分頭探尋。我從科學大樓出發,一路探索,尋找與時空裂隙有關的線索。

不久後,我在圖書館深處找到一些古籍,正讀得起勁時,周遭架上的書突然發出低沈的自語聲,我嚇得趕緊逃出,逃到街上後還一直覺得身後有什麼東西在呢喃。

同行的夥伴們曾經警告我不要逗留在街上,因為時空裂隙的關係,有些怪物會從異世界跑進阿克罕城,如果在街上遊盪很容易成為被攻擊的對象。

帶著害怕的心情,我進到學院的行政大樓中,在那裡遇到一個地質學教授。我向他請教關於阿克罕城周圍的地貌型態,他溫和地回應我,但眼神飄忽不定,可能正在思索腦海中的學問吧。他說他在黑色洞窟發現了一些奇特的現象,問我要不要陪他去探勘,雖然害怕,但來阿克罕就是要探查這個城鎮的奇異現象,我答應了他的邀約。

洞窟離學院不遠,走幾個街區就到了。那裡非常冷,一進到洞窟就無法克制的一直打哆嗦,我回頭,卻突然找不到教授的身影,取而代之的是一大群蝙蝠向我撲來,我趕忙逃到街上,但轉念一想街上並不安全,我又向旁邊一棟建築物跑去。

那棟建築物的陰森程度不下洞窟,還多了股神祕氛圍,有一些怪裡怪氣的人進進出出,每個人都帶著瘋狂的眼神。我躲在暗處偷偷觀察他們時,天花板的橫樑突然垮下,還好我被前兩次驚嚇訓練出了反應能力,閃避得很快才沒受傷。

天花板垮下驚動了那群人,他們開始在建築物中四處搜索,感覺此地不宜久留,我決定換個地方待。

我走進附近的女巫之屋,突然一道強光閃現,我發現自己出現在一個充滿植物的地方。

那裡其實就是異世界的一角,我知道我要在這裡面探索,找到路回到阿克罕,並把時空門封印,這是阻止舊日支配者甦醒的方法之一。

我四周看了下地形,是個有點類似谷地的地方,沒有任何往上的道路,看來我勢必得沿著植物攀爬山壁了。

我把槍的背帶綁緊,奮力往上爬,突然間,身旁的植物活了起來,開始往我身上纏過來。我心裡緊張,越爬越快,但植物的動作更快,它搆到了我掛在腰上的側袋,我解開側袋任它掉落。植物似乎是滿意了,沒有再糾纏我,我才得以安全地繼續攀爬。

還好我很快就找到了另一道門,回到阿克罕,戰戰兢兢地將它封印,我鬆了口氣,感覺自己終於有點貢獻了。

遠方傳來打鬥聲,我遠遠看到同行的修女正在用十字架砸一隻怪物,怪物應聲倒下,好個戰鬥修女。

我往另一個方向走去,繼續蒐集關於阿克罕城的情報,期待這些情報可以幫助我多封印幾個門。

在醫院附近的廣場出現了一隻擁有大舌頭的怪物,看起來非常駭人,但牠似乎有點遲鈍,很多人在牠面前走來走去牠卻沒任何反應,我也學著其他人輕手輕腳地走過,成功地沒引起牠的注意。

我來到河岸碼頭,在柳樹下的淤泥中看到一個生鏽的金屬箱。正打算湊近查看時,柳樹突然活動起來,垂枝像是異世界的籐蔓般往我撲來,我趕忙後退,放棄那個金屬箱。

為什麼連阿克罕城的植物都被異世界同化了?現在究竟開了幾道門?離舊日支配者甦醒還有多久?

我開始更加積極地蒐集關於阿克罕城的資料,並前往門開啟的地方,期待能封印更多的門。

幸好我一路平安地封印了四個門,但在此同時,我的體力與精力都幾乎耗盡,最後在蒐集線索的途中,被街上一隻怪物襲擊。

我在聖瑪麗醫院醒來,發現自己的武器只剩下一把,一個護士注意到我醒來,帶著怪異的眼神塞了個東西給我。

她走後我打開來看,是個魔法捲軸。我很感謝她的好意,但以我現在的精神狀況應該是沒辦法使用任何法術的。

我休息了一會兒,才想到我根本沒有探索過聖瑪麗醫院,搞不好醫院內部有些封印門的線索。

我在醫院走廊上走著,突然旁邊一陣風吹過,一扇門半掩著。基於好奇我偷看了一眼,原來是醫院的太平間。抱著不打擾死者的想法,我轉身離開,但沒走幾步,我突然感到身後有東西拖行的聲音。我回頭看,看到一具半腐爛的屍體對我咧嘴,我嚇得趕緊跑向醫院大門,衝往街道。

但我忘記街道上有隻大舌怪。我直接跑進牠的視線之內,牠的觸手一打,我又失去意識了。

我再次在醫院內醒來。這次同病房中有同個探險隊的夥伴—華特斯教授。

我們互相交換了下情報,到這時我才知道幾乎所有地區都曾出現過時空裂隙,雖然已經封印了不少,但數目仍然構成威脅,離舊日支配者甦醒只差一步之遙。

教授還提醒我千萬別進入森林,裡面有凶惡的薛爾頓幫,他說他會進醫院就是那個幫派的人害的。

在病房休息一下後,我看到教授往街上跑去,對上一隻怪物,不知道用什麼把怪物打倒......為什麼我的同伴們都這麼擅於戰鬥?

雖然您給了我一把不錯的槍,但對於體力我是完全沒有自信,我還是決定在醫院內再次探索。

我往太平間反方向走去,不久後看到一個半拉上的帷幕,帷幕後是一具屍體。

因為已經做好了心理準備,當屍體向我跑來時我沒有太驚訝,只是轉身逃跑。

就在這時,南方教堂傳來鐘響,是我們約定的響聲,代表已經成功封印了多數的門,舊日支配者不會甦醒了。

於是我安心地回到我的病房休息,養足精神後才回來見您。

 

「這就是我這次的任務,」凱特喝完最後一口咖啡。「阿克罕城真是個恐怖的地方,隨時會有意想不到的情況發生。」

「這樣啊,」主管點頭,「你們這次對上的是?」

「奈亞拉托提普,又被稱為無貌之神。」

「感覺是個不好對付的傢伙啊,幸好祂沒醒來。」

「希望祂們永遠不要醒來。」

, ,

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