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帕帕,帕帕!」約翰站在門口,對著外面大喊。

土黃色的柴犬從農場的另一端向約翰跑過來,到他面前時先是繞著他跑了幾圈,接著蹲坐下來,搖著尾巴吐著舌頭,眼神流露出雀躍。

約翰伸手揉了揉帕帕的頭,嘴角不禁漾出微笑,「走吧,陪我工作去。」

說著,他拿起門邊的鏟子,往後院走去。

 

這個挖井的工程已經進行好一陣子了,後院有一個約一人深的坑洞,但目前為止,約翰還沒挖出半滴水來。

「今天是不是幸運日呢?」約翰邊唱邊說,將上衣脫下綁在腰間,跳進坑洞中。

「汪汪!」帕帕在坑洞外跳躍,回應約翰的歌聲。

 

日頭漸漸往上,約翰越挖越熱,連帕帕都玩累了,趴在洞口旁歇息,突然,金屬碰撞的聲音讓帕帕抬起頭,嗅了嗅。

「啊哈,帕帕,你看,老頭子找到好東西啦!」約翰輕輕撥開鬆軟的泥土,在他長滿老繭的雙手下,是一個金屬塊的邊緣。

「來自諸神的禮物啊~諸神眷顧老頭啊~老頭挖出禮物啊~」鏟子插進土裡的聲音混著約翰的歌聲,金屬塊在約翰的期待下慢慢露出。日頭來到正上空,在帕帕第三次翻身後,約翰抱著一個生鏽的小箱子從坑中爬出。

「汪!」帕帕衝到箱子前嗅了幾下,接著翻身露出肚子。

約翰騷了騷帕帕的肚子,「走,帕帕,我餓扁啦!咱們先進屋吃點東西,再來好好研究這玩意。」

說著,約翰一手抱著箱子,一手拿著鏟子,往農舍的方向走去,帕帕喘著氣,跟在後面。

 

約翰將箱子放在地上,接著從鍋中舀起一杓麥片放到碗中,又切了一片麵包。他坐到桌前,邊對麥片吹氣邊看著那箱子。

「這塊地從以前就是我們家族的土地,只有幾十年前石橋戰爭時,爺爺帶著我們躲到山洞,將這塊地借給來自遠方的修士們當做醫院。」約翰邊吃著麵包邊回憶,「我還記得那些修士有著深色的頭髮與淺色的眼珠,一開始還被當做是魔鬼,連帶我們家族也被村中排擠。」

帕帕聽著約翰的故事,不時用後腳搔頭。

「有一天,村長兒子騎馬時突然昏倒,不只摔下馬還被踩了好幾下,大家都覺得他沒救了,但一位女修士卻用她的巫術把他救活。從此再也沒有人排擠這群外國人。」

「石橋戰爭打了好幾年,終於,前線傳來戰事消弭的消息,大家都鬆了口氣。」約翰用麵包沾了最後一點麥片,送入口中,「那群修士也跟著離開了。」

「這個箱子是那群修士留下來的吧?」吃完午餐,約翰拍了拍雙手,蹲在箱子前面。帕帕起身,再次嗅了嗅箱子。

「幾十年前留下的東西啊,那時候的老頭還是個小鬼呢。」

約翰伸手拍了拍箱上的泥土,摸索著箱扣。

「不知道修士留下了什麼?」說著,他輕啟箱蓋。

蓋子一打開,就像是觸動了什麼機關一般,箱子發出強烈的光芒,刺得約翰目眩。

他聽到帕帕緊張的吠叫聲,但在他來得及安撫帕帕前,自己就昏倒了。

 

濕濕的觸感喚醒約翰,原來是帕帕正舔著他的臉頰。

約翰伸手想摸摸帕帕的頭,突然發現自己的手變得光滑,老繭也不見了,那是一雙年輕人的手,肌肉有彈性、皮膚有光澤。

他摸了摸自己的臉,長年的皺紋不見了,他站起身,發現自己回復了年輕時厚實的胸膛。

「發生什麼事了?」約翰自問。

箱子的蓋子微開,上面鏽蝕的痕跡已經消失,完全不像曾經被埋在土地中的感覺。

但它沒有回答他的疑問。

, , , , , , , , ,

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