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賦之子  

 

 

  《天賦之子》中,娥蘇拉‧勒瑰恩描寫一群北方高山的民族,不同世系擁有不同天賦,他們各據領地,時而仇視、時而友好。有世系的天賦令人畏懼,所以他們離群索居,而有世系的天賦受人歡迎(例如:召喚動物,幫助狩獵),他們則常常受邀為他人的嘉賓,為他人提供服務。
  主角歐睿的家族克思世系擁有消解天賦,只需要一個眼神、一個動作、一個氣息,就足以令事物毀滅,他們的眼睛就是武器。而他則擁有人人畏懼的「野天賦」,力量強大,但不受控制,讓他只好蒙上雙眼,束縛自己。
  他的母親不是高山民族,她不懂高山民族的天賦,她沒有力量,卻有平地人特有的溫和。在毆睿的成長過程中,她教他讀書、教他故事與詩歌,這也成為他童年中最寶貴的記憶,尤其在他蒙眼以後他無法閱讀,只能靠母親的聲音聽故事、並把它們記起來。
  他的青梅竹馬桂蕊則繼承了貝晞世系的召喚天賦,卻不忍心繼承家族傳統,召喚動物提供捕獵。

  勒瑰恩描寫主角對母親的愛、對父親的愛恨交織、對無法掌握天賦的無奈、對讀書、重見光明的渴望、還有淡淡的,對桂蕊的感情。雙眼不能看,讓他更渴求光明,但畏懼於自己的力量,他不敢取下蒙眼布,即使他最愛的親人生命逐漸凋亡,懇求看他的眼睛時,他也不敢取下蒙眼布。
  直到一個平地人走入他的生命。
  平地人不懂高山的一切,他以平地的眼光來看他們的天賦,對他而言,那些只是山地人的迷信。在閒談中,他用自己為勸說的方式為他們打開另一條路。
  他也讓歐睿開始思考他的天賦。

  勒瑰恩的作品裡有很多東西。複雜的情感、無能為力下的努力、天賦。難道克思就注定得消解事物,貝晞就得召喚動物讓人獵捕?這是他們身為高山居民,與生俱來的天賦,但在這之外,難道他們沒有身為人的天賦?他們難道不能不靠天賦而活著?
  我喜歡勒瑰恩的作品,還記得以前讀《地海》時,那種淡淡的感覺,帶點宿命感的無奈,還有輕柔描寫的艱辛奮鬥,那時就覺得她好像想從故事中,告訴我們一點關於世界─我們的世界─的事。而她在《天賦之子》中,似乎想告訴我們更多東西,讀完這本,我不能說我看到了什麼,但清楚的是這本書留下了淡淡的希望、還有淡淡的無奈情緒在我心底。(可惜我資質駑鈍,我真希望自己能有清晰洞察的頭腦。)
  或許過一段時間,再回頭讀,可以讀出更多東西吧:)

 

 

,

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